2011年6月27日 星期一

懷念紅葉棒球隊

    近日清理收藏的運動類簽名式,把同性質的歸納到一起,才發覺自己的職場生涯竟然跟台灣的棒球運動一直保持着一絲絲的關連,不由得想起「紅葉棒球隊」來了。

    紅葉隊成軍正在校際賽中竄出的時候,我也剛進入新聞界,首度坐上編輯枱,「助編」報紙的第三版(社會新聞版),那個時候一份日報只有八個版,比較重要的版由二位編輯負責,我上面還有一位主編,是一個講究標題要對仗工整,唸起來要平仄順暢、聲調鏗鏘的老編,我是新手,處理一些零碎新聞,要是分到一條大新聞做個頭條標題就得意老大半天了,沒想到就這樣趴在枱子上過了大半輩子。紅葉隊的新聞,最初只屬體育新聞或地方新聞,根本上不了三版,直到1968年8月25日跟日本少棒明星隊比賽,這才「事情大條了」,總編輯吩咐,主新聞摘要放頭版,三版全版報導; 主編有自知之明,先跟我講明了:「今天你作主,我打邊鼓。」棒球運動的規則、術語是相當不一樣,要是連好球、壞球、安打、三振都不懂的人,確實是看不懂滿篇術語的新聞稿的。

    那一天,紅葉隊打贏了漂亮的一仗,我也做出了一個獲得好評的版面,以致於後來重要的棒球賽都交給我來處理了。記得金龍少棒隊到美國威廉波特打世界少棒大賽的時候,冠亞軍决賽是半夜至清晨那個時段開打的,當時全台沸騰,大家都不睡覺的全夜看電視直播,報社當然也是全員備戰,社長特別讓出社長室來,要編輯和記者進去看他那台大電視,我也就趴在社長的大辦公桌上編報,這是最「神氣」的一晚了。

    金龍棒球隊高舉冠軍旗凱歸當然又是一波新聞高潮,不過重點在台中,採訪由分社的記者負責,他們也蠻會出點子,随新聞稿送來了一張由全體球員簽名的信紙,我也就特別製版刊在報上,第二天一看,別的報都沒有這麼做,所以也算是「獨家」吧。當時還沒有「收藏簽名」的概念,只覺得很有紀念性,就壓在玻璃板下了。

  ▲1969年時成立的第一代金龍少棒隊隊員簽名。

    金龍少棒隊的全體隊員簽名是簽在一張報社的信紙上的,那時候,可能也是小球員們第一次簽名,還不懂甚麼是「簽名式」,每個人都是規規矩矩的寫上自己的名字。這真是一件十分值得珍藏的寶貝。

    後來,我以這張簽名紙上的名字跟創造台灣奇蹟的紅葉少棒隊名單作比較,紅葉隊員中只有余宏開一人在金龍隊的名單中,本來想想也是應該的,過了一年了,好多隊員都已經小學畢業了,不能再打「少棒」,該打「青棒」了,可是事實不是這樣的,這裡面有太多的內幕,真的要仔細的分析起來,真正的紅葉隊員只有四個人,是當時在紅葉國小唸書的學生,他們是余宏開、古進炎、賴金木、邱春光;其餘的胡武漢、胡勇輝、古進財、胡福隆、胡仙洲、王志仁、邱錦忠、余進功八個人統統是「冒牌貨」,這八人的名字,都是紅葉國小1968年時的在學生,其實是已畢業的學生冒名頂替,他的都是過去紅葉國小訓練出來的球員,小學畢業後沒有升學在家務農或做工,也一直在球隊裡練習,當然用他們來賽球,默契和技巧都是最理想的了。當時,救員身份造假的問題,在有助於當年台灣的「民心士氣」,故其造假犯行被形容為是「動機是為了參與運動與爭取榮譽」而未獲責難;同時由於政府利用紅葉少棒隊的良好表現,在台灣掀起少年棒球的熱潮,因而紅葉少棒隊偽造文書、冒名頂替以參賽的犯行,社會大眾是並不知道的。

    1969年時成立的第一代金龍少棒隊名單,都是「貨無價實」絕無冒名的球員,名單是:投手:郭源治(台東新生)、張瑞欽(台中大同)、陳智源(台南立人)、陳玉佼(台中忠孝);捕手:蔡景峰(嘉義大同)、蔡松峰(台南玉井);內野手:余宏開(台東紅葉)、莊凱評(台南永福)、黃正一(嘉義大同)、陳弘丕(嘉義博愛)、溫天壽(嘉義大同);外野手:李俊傑(台南立人)、陳鴻欽(嘉義大同)、林建良(台北老松)。
    ▲1970年的七虎少棒隊全體隊員簽名。
    1970年的七虎少棒隊沒有拿下「世界冠軍」,在威廉波特得到亞軍,我也得到了一張全體隊員的簽名,在出席歡迎會時,特別找了一個棒球請小球員簽名,簽滿了一個棒球,是個人最喜愛的一件簽名寶貝,數十年來隨同轉戰各國在美定居。
    ▲七虎少棒隊全體隊員在棒球上的簽名。


    1986年移民來美,身無所長,只得又操起老本行來了,第二年榮工少棒隊代表台灣來美,在威廉波特奪得冠年,全隊來報社參訪,於是又有機會請全體隊員簽名留念了。這張簽名包括了領隊和教練,名單是:領隊:羅良漢;教練:高英傑;隊員:龐玉龍、王治國、林怡宏、王培青、楊新國、傅能垣、鄭偉豪、鄭文賢、馮得凱、 王致中、張明才、石金受、郭家佑、朱志強、 馮得凱。

    ▲榮工少棒隊全體隊員在一張新聞照片上的簽名。


    因為中華少棒隊連年奪冠,主辦單位一度拒絕所有外國球隊參賽;之後又因為中華少棒隊屢屢以各隊菁英、學校掛名或刻意轉學的方式組隊參賽,與世界少棒聯盟的規定不符合,導致我國自1997年起宣布退出世界少棒聯盟,直到2003年才再次重返世界少棒聯盟。

    威廉波特少棒賽在比賽性質上而言,是屬於國際間大型的少棒夏令營活動,但中華少棒隊總是在軍事化訓練與國人殷殷期盼下遭到參賽各隊的側目,球隊的勝敗甚至影響到全台灣的民心士氣,有外國媒體也因而批評中華少棒隊像是在「打奧運」。世界少棒聯盟在組織章程上明白的寫著:「推展少棒運動最重要目的,是在於協助孩子們鍛鍊身心,培養互助合作、勇氣與忠誠的精神,使其成為一位優秀的公民,而不是一位優秀的運動員。」要讓孩子們快樂的玩棒球、喜歡棒球,或許才是少棒運動的真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